李开盛、柯静接受新民周刊采访谈美国施压芯片制造商提交数据

8日,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表示如果数据“不够好”,美国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在美国的施压之下,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以及韩国芯片巨头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等最终还是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供应链资料。

 

根据外媒的报道,几家企业均没有提交客户资料等敏感信息。

 

但美国会就这样结束这场勒索吗?

 

截止日当天她还在施压

 

过去两周时间里,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很忙。

 

她忙着亲自给包括三星、台积电、SK海力士在内的“供应链中所有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打电话,要求对方按照美方的要求在11月8日前“自愿”提交包括库存、产能、采购和销售,以及客户信息等26个与供应链有关的机密数据。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图源:路透社

 

在8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雷蒙多看起来对结果“乐观”的表态中透着丝丝威胁:“所有首席执行官都向我保证,他们将向我们提交有力且完整的数据……到目前为止,他们都很配合,并表示他们会向我们发送我们所要求的内容。”

 

她表示,美国似乎不需要动用《国防生产法》迫使相关企业“配合”。但在彭博社看来,这不过是换一种方式,重申美方的威胁。

 

一只手已经伸进“工具箱”

 

雷蒙多指向的企业,尤其是在美国以外地区的企业都很清楚,把机密的商业数据统统交出去意味着什么——不再有秘密,相当于“裸奔”。

 

而所谓的“自愿”只是一种说辞。

 

面对美方的威胁,企业纷纷还是选择了妥协,差别仅仅只是留白多少而已。

 

市场占有率最高的芯片代工厂台积电称,向美方提交信息时没有透露客户的详细信息。三星电子则表示:“在与美国商务部协商后,(三星)没有披露客户信息。因为合同条款不允许我们披露。”据《韩国先驱报》报道,三星和SK海力士都表态会尽量少地提交有关客户、销售和库存等敏感信息,省略相关详情。以色列的芯片代工厂塔式半导体则以“同客户的保密协议”为由,拒绝透露客户信息、库存、产品价格和过去一个月的销售额等数据。


SK海力士推出的人工智能芯片。图源:彭博社

 

不过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柯静表示,尽管有所保留,但从企业提供的其他信息,依然可以推算出包括客户信息和需求、技术瓶颈、发展战略方向等商业机密。

 

“企业数量多且分散,无法统一对抗美国政府的无理要求。”柯静认为,美方势必会再次施压,直至满意为止。

 

而事实上,这45天来,雷蒙多一直在用《国防生产法》以及放有“大棒”的“工具箱”作为威胁。8日,她更是公开将一只手伸进了“工具箱”,表示如果数据“不够好”,美国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提升半导体供应链的透明度,了解供应链韧性,应对全球持续的汽车芯片短缺问题,是美国为这番无理要求给出的借口。美国媒体宣称,拜登政府是迫于芯片的主要消费者——汽车行业的压力才出此下策。

 

而白宫和雷蒙多正在催促国会在年底前批准520亿美元以推动美国的芯片制造。“它必须发生,这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雷蒙多说。

 

这让人很难不深究美国要求芯片企业提交信息的真实目的。

 

柯静表示,此举为将来美国更没有底线的做法“做出榜样”,或许会开启潘多拉的魔盒。

 

在此情形之下,相关企业有必要抱团、制定相应的行业规则、共同进退。而美国的盟友们也可能会感到胆战心惊,更加现实地看待今日美国的种种承诺,因为“美国优先”的本质并不会改变。

 

换一种形式继续“美国优先”

 

然而讽刺的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7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依然表示,总统拜登已放弃了前总统特朗普高呼的“美国优先”原则。他甚至用“明确拒绝”这个词来说明拜登在“美国优先”问题上的立场。

 

对此,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表示,给事实上强制性的手段冠上“自愿”的帽子,其实正反映出美国外交的虚伪性,它依旧在坚持“美国优先”的原则。

 

“美国时时刻刻首先以本国利益为准,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李开盛表示,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性,也源自于美国外交中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孤立主义和国际主义之间的悖论。“最终的结果便是,在利益面前,‘美国优先’随时都会跳出来。”

 

李开盛表示,国际社会需要看到美国这般双重标准和虚伪的一面,并给予更多关注。他注意到,当美国试图以这般手段挑起“芯片战争”时,一些国家和地区不仅没有给予及时有力的反应,反而拿起放大镜审视和批评中国。“这也是国际社会仍然缺乏公平正义的一种表现。”李开盛说,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国际秩序任重而道远,而美国对此负有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