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鸣:《朝韩峰会意在为美朝峰会铺路》

·2018-05-04 08:34:31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 金正恩文在寅板门店宣言美国朝鲜半岛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刘鸣,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一、文金会取得了象征性成果

  

文在寅-金正恩板门店峰会已经圆满落幕,引起了全球媒体的高度关注。

在评价这次峰会的成果时,中美韩等国不少专家与前官员对峰会有关无核化的成果不甚满意,对朝鲜能否以实际行动履行诺言有诸多疑虑,因为在三大议题中,最重要的无核化内容只有简单提及,13项是有关韩朝关系,只有一项是关于无核化内容,而且位置较后,也没有落实的具体路线图。考虑到朝鲜过去二十多年在无核化问题上的反复食言,特别是在2016-2017年与美强硬对抗后突然180度的政策转弯,确实很难使人适应与相信,是一种离奇的发展。

韩国保守媒体更担心文在寅政府沉浸于喜庆气氛中而对严峻的现实视若不见,急于从军事和红十字会谈着手,通过高层会谈等方式推动韩朝交流,特别是忧虑在开城设立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将会重启开城工业园区的进程,导致对朝制裁出现巨大漏洞。

但峰会期间文在寅与金正恩在徒步桥的44分钟密谈与第一家庭之间亲密的互动,似又不像完全是作秀,有诸多实质性的内容。文在寅说服了金正恩与特朗普尽快在板门店举行峰会,同意今年恢复离散亲人团聚,也向金正恩表示一旦完成弃核,韩国将推出朝鲜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实施韩朝共同开发的战略,其核心是西海岸和东海岸、以及对非军事区(DMZ)进行H型同时开发。

这次峰会韩国方面最初目标是发表一个《终战宣言》,并在这个宣言中重点让朝鲜承诺无核化。但在会前的准备工作中,韩国认识到朝鲜并没有把文在寅视为讨论解决无核化的对手,更多是把同韩国的会谈作为提升朝韩经济合作关系,疏通美朝关系的平台。而所谓的《终战宣言》则是在没有得到中美认可,没有确定解决无核化路线图的前提下的自说自话的想象。

因此,最终这次峰会就是让文在寅担当了穿针引线,劝说工作的角色,为5月底与6月初特金会做铺垫;同时也是从韩国国内政治、朝韩进一步发展关系出发营造气氛,以情促欢,以长远的经济合作的蓝图来配合朝鲜七届三中全会确定的国家重心转到经济发展上的战略。

从这点上看,它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板门店宣言》更多是一种给予韩国国内与国际社会的一个象征性的政治交代,是2000年韩朝签署的《6•15共同宣言》和2007年《10•4宣言》的延伸。当然,文在寅希望这个宣言能够超越前两个文件,由国会批准《板门店宣言》,确保无论谁担任总统,法律上必须落实这个宣言精神。

金正恩在峰会期间的讲话、表态,似乎也是比较积极的,部分展现了金正恩似想改弦更张,光明磊落地回到国际社会的强烈愿望。如金正恩表示:尽管我对美国天然具有抵抗心理,但人们会看到我不是那种会向韩国、太平洋或美国发射核武器的人。如果我们能经常与美国人见面并建立信任,他们也向我们承诺结束战争、并不再入侵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拥有核武器、并生活在艰难处境中呢?这段反问句虽然并没有特别的新意,但多少还是大白话,反映了其内心的真诚想法。

另外,他表示5月将关闭朝鲜北部丰溪里核试验场,并进行公开拆除;他要求朝鲜恢复其原有标准时间,与韩国时间保持一致。这两个举动主要是一个象征性姿态,关闭丰溪里核试验场有点像2008年朝鲜炸毁宁边核设施冷却塔,对国际社会宣传其弃核的决心。调整国家时间,主要是做出姿态与韩国和解,也是释放与国际社会接轨的信息,间接表明金正恩对改变朝鲜同外部社会的关系是有所反思的。

在美国方面,特朗普427日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说,期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面将有成果。他说:朝鲜希望达成协议的热情从未如此高涨,我们有希望达成一致428日又表示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与朝鲜会面的时间和地点都已经定下来了。他还称我不认为金正恩在装(无核化)

从特朗普如此迫不及待的系列表态看:他接受了文在寅传递的信息,即通过文在寅与金正恩的交流,感觉金的态度是积极与诚恳的,美国应该趁热打铁,提前与金正恩进行会谈;美朝纽约渠道安排特金峰会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特朗普感到有信心举行会谈,因为前几天他还在扬言会谈能否进行没有把握。

、无核化是一个相互博弈的复杂工程

无核化将是一个耗费时日、斗智斗勇的复杂工程,不会就是一个简单承诺。整个弃核的进程与最终构建一个朝鲜半岛和平机制,都会面临一系列层层套接的问题:什么是彻底的、可核查的、不可逆的无核化定义,它涉及到无核化是仅仅销毁核武器与洲际导弹?还是包括所有提炼的浓缩铀与钚材料及其核导发展设施,以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电脑数据?无核化是1-2年完成?还是可以更长的时间?

这个完成的定义是宽义的,还是窄义的?这种销毁、转移工作由美韩或中美负责,还是国际原子能署担当,或是建立一个特别工作组?在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