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爱玲:以传承和创新续写亚洲文明的新辉煌

15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隆重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作为继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中国举办的又一场重要外交活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召开有助于重拾亚洲文明自信、再创亚洲文明新辉煌。

亚洲文明形态多样,各文明间交流互鉴的密度极高。在相互取长补短中,两河流域文明、犹太文明、伊朗/波斯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印度文明等共同构筑了历史上辉煌灿烂的亚洲文明。

亚洲文明保持着多个最早的记录。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等世界主要宗教文明最早起源于亚洲。人类最早的史诗、世界最早的法典、西方所推崇的最早的权利制衡原则等均出现在两河流域地区。文字也最早出现在亚洲地区,楔形文字对阿卡德、巴比伦、亚述和埃兰文字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腓尼基人创造了世界上最早的字母文字,腓尼基字母文字派生出希腊文和阿拉美亚文,阿拉美亚文又演变出阿拉伯文。

亚洲文明饱含对世间礼仪的理性思考,具有以“仁爱”为核心的伦理学内容。著名的阿卡德箴言“有人求饼就给他吃,求酒就给他喝,有所求就给予,待人谦恭有礼。这样可以得神喜悦。”和中华文明的“公子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均蕴含着为人仁爱宽厚、恭谦有礼的处世之道。伊斯兰文明也不乏保护弱者和行善互爱的精神,倭马亚王朝时期就设立了收容老弱病残及盲人之家。

古代的亚洲文明因交流频繁,具有极强的开放与包容性,兼收并蓄能力非常强。源于印度的佛教经由安息和中亚其他伊朗语国家传入中国后,最后在中国扎根并进一步本土化。著名阿拉伯文学作品《一千零一夜》的部分素材就来自印度故事集《一千个故事》,这本印度故事集被波斯人传至阿拉伯地区。在公元8-9世纪的阿拔斯王朝时期,巴格达是世界著名的科学文化中心和人才聚集高地,波斯人、希腊人、印度人、犹太人、阿拉伯人等都在这里相遇,进行文化交流,并对来自波斯、印度和希腊等不同国度的文献书籍进行翻译整理。在古代伊朗文化最鼎盛的萨珊王朝时期,热情接纳了许多因希腊雅典学园关闭而前来避难的新柏拉图学派哲学家。中国唐朝的都城长安,也因汇聚大量前来经商和学习先进文化的各国移民而成为蜚声海内外的国际性大都市。

近代以来,随着西方文明的兴起,亚洲文明自信被摧毁。但亚洲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曾经有过的辉煌不应被忘记,亚洲文明开放交流、互学互鉴的优良传统不能被摒弃。如今,习主席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提出的4点主张为重建亚洲文明自信、促进亚洲文明发展指明了清晰的路径。

首先,以平等尊重的态度推动文明交流对话是维护文明多样性的前提基础。正如习主席所讲:“文明只有姹紫嫣红之别,绝无高低优劣之分,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如果在文明的交流对话中以高人一等的眼光去看待其他文明,就会陷入种族优劣论和文明等级论的误区,进而引致所谓的“文明的冲突”,这是我们今天建设开放包容、和谐共生的亚洲文明时需要力戒力免的。

其次,加强亚洲各文明体之间的平等合作,共同维护丰富多彩的亚洲文明成果。亚洲各国先辈们留下的辉煌文明成就和制度成果是我们继续扬帆起航的有力支撑,“亚洲文化遗产保护行动”则为亚洲文明的传承指明具体路径,它将进一步丰富亚洲文明间的交流合作内容。近年来,我国已经启动文物援外和联合考古项目,中国文物考古界已同沙特、伊朗、印度、孟加拉国、缅甸、老挝、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蒙古国等亚洲国家展开了各类联合考古和文物保护及修复工作。中国与沙特联合考古队于2018年两次对沙特塞林港遗址展开考古调查与发掘,是中国启动联合考古项目后的成功典范。

再次,以创新性的交流互鉴模式为亚洲文明发展注入活力。文明间只有相互交流互鉴、取长补短,才能保持旺盛生命力。从古代的丝绸之路到今天的“一带一路”,亚洲国家不断探索文明创新合作的新模式。“亚洲经典著作互译计划和亚洲影视交流合作计划”可为各文明的展示与传播搭建高质量平台。人是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载体,人员的流动与沟通是增进了解、消除分歧的重要途径。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必将带来沿线大量的人文交流活动。近年来,沿线国家间的青少年交流活动、民间交流合作、智库交流合作等人文交流活动已日趋增多,来华留学生数量不断增加,国人走出去的规模更是可观,这些都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夯实了牢固的人文基础。

可以预见,具有深厚历史底蕴的亚洲文明将以开放的姿态、创新的精神继续为世界文明发展史书写浓墨重彩的篇章。